首页 > 旅游快讯

一周剧院快讯_柳州

  4月7日,在满城花香中,一年一度的“壮族三月三 八桂嘉年华”如约而至!万众瞩目的2019中国·柳州“鱼峰歌圩”全国山歌邀请赛、2019中国·柳州中华戏曲精华“非遗”展演分别在刘三姐大舞台、东门戏台结束!

  本届比赛由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柳州市人民政府主办,柳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承办,柳州市艺术剧院、柳州市演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执行,粤港澳大湾区演艺剧院联盟、柳州市戏剧家协会、柳州市音乐家协会共同协办。

  与往届不同,粤港澳大湾区演艺剧院联盟作为协办单位为本届赛事提供了大力协助,让本次比赛更具国际影响力,进一步加快了我市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的步伐进程。

  上午10时,2019中国·柳州“鱼峰歌圩”全国山歌邀请赛开幕式正式开始。自治区文旅厅党组、厅长甘霖,自治区人民政府驻广州办事处主任李葆盛,柳州市委、宣传部部长、副市长焦耀光等领导及来自粤港澳大湾区的数十位领导嘉宾现场出席了开幕式。自治区文旅厅党组、厅长甘霖,柳州市委、宣传部部长、副市长焦耀光分别上台致辞。

  随后,自治区文旅厅党组、厅长甘霖,自治区人民政府驻广州办事处主任李葆盛,柳州市委、宣传部部长、副市长焦耀光,中央政府驻澳门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广东联络部副巡视员周振新,中央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广东联络部交流处处长吴圆等五位领导共同为本届“鱼峰歌圩”全国山歌邀请赛揭幕。

  作为我市“三月三”期间固定举办的节庆活动,“鱼峰歌圩”全国山歌邀请赛已经走过第六个年头。赛事规模不断扩大,影响力持续提升,本次活动吸引到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粤港澳大湾区、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及国内外130余名民歌手云集龙城,以歌会友,共享盛会。

  2019中国·柳州“鱼峰歌圩”全国山歌邀请赛开幕式上,柳州市艺术剧院的演员与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粤港澳大湾区等地的优秀歌手共同表演了精彩纷呈的歌曲节目,不少路过的观众被歌声吸引纷纷驻足观看,演出现场欢呼不断,掌声连连。

  比赛期间,多家国内主流媒体及市属媒体的记者对观众和参赛歌手进行了现场采访。观众纷纷表示,山歌邀请赛一年比一年精彩,不出家门就能欣赏到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作为柳州市民他们倍感幸福和自豪。

  很多参赛选手早早便来到现场做准备,上午9时刚过,现场就已座无虚席,众多观众不断来到现场观看比赛,第一场比赛歌手为现场观众带来了众多原生态歌曲,动听的歌声为柳州驱散了连日的阴雨天气,阳光正好,紫荆花开。

  第二场比赛在下午2时30分准时开始。独唱、二重唱、小组唱,形式多样,曲目丰富多彩。不同民族、不同风格的歌谣交织成一首“民族团结”之歌。超百名歌手用歌声唱出对新时代美好生活的向往。

  同日在东门戏台举行的2019中国·柳州中华戏曲精华“非遗”展演,也成为广大市民、游客在节庆期间的热议话题之一。

  为激发传统文化生机与活力,推进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发展,包括彩调、桂剧等多个“非遗”剧种在活动中进行集中展演,或深情,或激昂,或委婉的唱段经过非遗传承人的精心编排,藉由文化展演的形式在舞台上让广大市民、游客在“三月三”期间大饱眼福、耳福,让戏曲文化更接地气,让“非遗”节目走近寻常百姓,让“非遗”在展演中得到传承发展。

  壮乡盛会歌飞扬,花开满城迎宾朋。自2014年,“三月三”确定为广西世居民族传统节日以来,“三月三”的民族特色文化品牌影响力不断扩大,多年来我市坚持举办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三月三”节庆活动,结合“紫荆花城 醉美柳州”的宣传主题,不断提升我市对外形象宣传和文化内涵,以少数民族特有的文化形式讴歌新时代八桂大地各族人民的精神风貌,持续巩固“壮族三月三·八桂嘉年华”文化品牌,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定文化自信、把握时代脉搏、聆听时代声音,坚持与时代同步伐、以人民为中心、以精品奉献人民、用明德引领风尚,为推动广西和柳州文艺繁荣发展不断吹响时代前进的号角!

  ②为进一步丰富龙城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4月12日,“春暖花开龙城美”——“ 我的中国梦•文化进万家”东门戏台综合晚会在东门戏台精彩上演。

  演出在舞蹈《锦绣中华》中拉开序幕。紧接着男声独唱《天路》,朗诵《春暖花开》、《春天的音符》,女声独唱《美丽的广西》,京剧《祖国山河寸土不让》,男女合唱《我和我的祖国》等一个个精彩节目纷纷登场,让在场观众享受到了精彩绝伦的文化盛宴。

  热烈欢快的曲调和娴熟的表演技巧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演出最后在舞蹈《壮乡欢歌》中落下帷幕。整场演出内容丰富,表演多姿多彩,引得现场掌声不断。

  多年来剧院坚持举办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东门戏台活动,今年正值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剧院以“我和我的祖国”为主题,不断创新优秀剧目,持续巩固东门戏台“每周邀您看大戏”的文化惠民品牌。

  影片讲述了从小异于常人的黑崎一护,在一次机缘巧合下遭遇女死神“朽木露琪亚”。露琪亚是将灵魂从现实世界引领到尸魂界的收魂者之一,他们为保护人类不被“虚” 侵害,一直在与这些怪物战斗。

  影片讲述了小提琴家陆松与室内设计师文罂巴黎邂逅,不打不相识,最后彼此迷恋,越陷越深。爱情之名,怂恿着他们为爱再大胆一次,走出各自问题满满的婚姻关系。爱情,像是影子,抓不住却也离不开,如影随心……

  1.《让孩子欢乐的“七色花”在杭州魅力绽放》《七色花》以歌舞为纽带串联起经典故事与时下观众的审美趣味,在舞美表现上,不仅融入了俄罗斯风格的古典与华丽,还充分运用多媒体技术,展现惊险的冰川融化与奇幻的玩偶世界。欢快的音乐,动感的手鼓舞,加上朗朗上口的歌词,让小观众们与小女孩一同呼唤“七色花”的同时,领悟“快乐的真谛”!该剧忠于经典童话故事原著,进一步丰富了故事内容,细致刻画人物形象,突出体现了儿童的心理特点、行为方式与情感变化。这部童话剧充满了奇幻、魔力的神秘色彩,充满了快乐、兴奋、忧伤、妒忌等等鲜明的情感色彩,充满了对探险未知事物的好奇感,充满了童趣,符合儿童审美。寓意深刻且耐人寻味,将经典性与思想性很好的结合在一起,有较高的儿童文学艺术价值,对儿童思想与情感起到良好的引导作用。(杭州剧院)

  2.《“理论+文艺”唱响江阴“宣讲好声音”》理论宣讲年年办,但是如今的江阴有些不一样——一套独创的“理论+文艺”模式让理论宣讲引人入胜。2018年8月以来,随着一场场精彩演出进社区、进学校、进机关、进部队,党的创新理论、国家大政方针“飞入寻常百姓家”,走进群众的心坎里。“最近,金马村的村民个个都很兴奋,口口相传着一个好消息:电影制片商要到村里来取景……”青阳镇悟空村村口的“流动舞台”前甚为热闹,凝秀湖宣讲艺术团的艺术总监胡蓉正绘声绘色地讲述她的原创小故事《幸福的样子》。台上演得投入,台下老少观众听得兴起,不时随着情节的演进爆发出阵阵掌声,看到这一幕,青阳镇宣传委员兼凝秀湖宣讲艺术团团长刘明钧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表示,村里的老百姓上午10点半就要回家做午饭,所以平时的演出一般排在早上9点开始,每场一个小时左右。刘明钧话音刚落,现场又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大家最喜欢的节目锡剧表演唱《三世同堂喜看“十九大”》要登场了。“台柱子”潘建清阿姨、小企业主苏老板、退休工人谢爷爷……节目的表演者都是熟识的“草根”,这更让村民们充满了兴致。“高大上的政策通过表演,就变成了‘大白话’,我们边看边听,一下子就明白了。”一个小时左右的表演很快结束,村民们纷纷表示,“既然舞台都搭了,能不能再多演几场,真是看了还想看!”“之前在讲台上宣讲理论,很多人觉得枯燥、提不起兴致。自从理论插上了文艺的翅膀,效果杠杠的!”刘明钧细细算了一下,2018年以来,这样规模的宣讲活动,青阳已开展60多场次,观众达2万余人次,“节目能受到群众如此追捧,说明‘文艺+理论’这个模式让党的创新理论活了、近了。”(中国文化报)

  3.《湘桂粤黔“三月三”节庆民间歌谣传承有新意》4月6日至12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和广西、湖南、广东、贵州四省区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举办了“一带一路”民间文化探源工程——湘、桂、粤、黔民族地区2019“三月三”节庆民间歌谣考察调研活动。中国民协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吕军表示,此次考察调研活动让考察团成员得以深入了解古丝路湘、桂、粤、黔地区瑶族传统文化的表现形式、发展变化和传承人生存状态,以及传承保护、弘扬发展的路径和方法,为瑶族传统文化生态保护、传承发展、保障机制等提供了新思路。千古之谜江永女书、瑶族古都千家峒、千年古村上甘棠,被合称为湖南江永“三千文化”。4月7日,考察团来到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参观了千家峒、女书园,调研了国家级非遗项目女书的保护、传承和利用情况。考察团一致认为,利用数字化方式对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开展抢救性记录、口述史等工作,是在信息化时代进行抢救性保护的有效手段。观广西民协、广西山歌学会会长郑天雄介绍,女书是江永土话基础上的妇女群体语,一般认为它属汉文异形字,是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唯一只在女性中使用的文字,主要流传于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上江圩一带。女书作为一种罕见的文字体系和独具特色的语言文化,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然而,随着女书传承人的减少,女书文化正面临消亡的危险。做好女书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工作,对充分彰显和展示世界唯一女性文字的独特魅力、推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中国文化报)

  4.《街头艺人推广音乐剧,成都街头艺人200组计划演出2000场》4月11日,第八届音乐之都城市大会(以下简称“音城会”)在成都开幕,来蓉嘉宾纷纷点赞成都的音乐氛围,生活在这座城市的音乐人则对此有着深刻感受。在成都153组街头艺人中,郭颂兰是显得有些特别的那一个。她不唱朋克、乡村、摇滚,独独钟爱音乐剧。这位热爱音乐剧的成都女孩,希望用街头艺人的身份、用唱歌的形式,将音乐剧这种美妙的艺术形式介绍给观众。如今,她收获了一众粉丝,越来越多的成都人爱上了音乐剧。愿望的实现得益于成都推出的街头艺人表演形式,2019年,成都计划将街头艺人的数量增加到200组,演出至少不少于2000场,从而让市民享受更加浓厚的城市音乐氛围。(道略演艺)

  1.《人民日报:旅游演艺缺少文化味》近日,文化和旅游部印发《关于促进旅游演艺发展的指导意见》。作为首个正式出台的促进旅游演艺发展的文件,《意见》明确提出到2025年旅游演艺市场实现繁荣有序,涌现一批有示范价值的旅游演艺品牌。对于很多喜爱旅游演艺的游客来说,这无疑是个值得关注的好消息。近年来,旅游演艺作为文旅融合的典型新业态,发展欣欣向荣。这背后是人们对于旅游演艺产品需求的快速增长。随着旅游消费升级,人们到一个地方旅游的需求更加多样化,在游山玩水的同时,也想要细品文化。文化味十足的旅游演艺,受到不少游客的欢迎。纵观全国景区,优秀的旅游演艺产品不断涌现。在杭州,大型歌舞《宋城千古情》带来强烈的视觉体验和心灵震撼;在西安,实景舞剧《长恨歌》凸显历史文化的独特魅力;在武夷山,实景演出《印象大红袍》生动讲述着武夷山茶文化……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7年,我国旅游演艺节目台数从187台增加到268台,增长43%;旅游演艺观众从2789万人次增加到6821万人次,增长145%;票房收入从22.6亿元增长到51.5亿元,增长128%。旅游演艺发展的火爆程度,从这些数字中可见一斑。然而,在高速发展的同时,旅游演艺市场也有一些隐忧。一些游客发现,走得多了、看得多了,有些旅游演艺产品似曾相识。的确,国内景区开发旅游演艺产品的热潮涌来,问题也随之而来。一些旅游演艺企业为降低成本,简单复制市场上比较成熟的产品,从而导致产品同质化的现象。一些企业一味追求大场面、看重单场游客接待量,纷纷推出“歌舞+杂技+灯光”演艺形式,却缺少了最重要的文化味。还有一些企业的旅游演艺产品质量不高,和游客的实际需求相差甚远。诸如此类的问题,影响了旅游演艺的健康发展。(道略演艺)

  2.《年演超10000场,市场份额超60%,上海民营院团怎么做到的?》近年来,民营院团的市场道路越走越宽广,这既得益于政策的有效扶持,也离不开院团自身的努力。据上海演出行业协会统计,目前上海注册的民营院团数量超过300家,年演出场次超过一万场,在演出场次和营收方面,市场份额超过60%。在内容题材上,聚焦当代生活已经成为上海民营院团的主旋律。据悉,在此次展演中,原创现实主义题材占到了剧目总数的三分之二。主旋律题材与多元题材相结合,从不同角度满足不同层次的观众需求,成为上海民营院团的创作主流。民营院团正不断实现艺术上的自我突破。上海馨忆民族室内乐团把“二十四节气”编排成了民族室内乐,还巧妙地融入了评弹、京剧等传统曲艺元素,农耕文明有了与现代社会的触点。小韦伯儿童音乐剧团结合中小学的“课本剧”,根据当代儿童观众的审美特点对《鸡毛信》的故事重新构思,寓教于乐。上海文慧沪剧团《心归何处》以强烈的现代装饰风格,为戏曲舞台带来审美新变化……这些好点子、好想法都来源于民营院团求新、求变的强烈意愿,反映到观众中就是“戏真的好看了!”“多达570部自荐作品,我们和专家挑选得很艰难。现在几乎每家院团每年都有新创作品诞生。”此次展演开始前,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会长韦芝带领专家团队,对全市民营院团进行了一次“摸底”,“对标打响上海文化品牌建设的任务,已经成为民营院团的创作自觉。”(道略演艺)

  3.《你不知道的国家大剧院舞台那些事儿》每年三月中下旬,国家大剧院都会迎来一年一度的舞台休整维保期。虽然没有演出,但是对于大剧院舞台幕后的员工而言,这段时间是他们一年中最忙碌的时期。借着这个契机,剧小院带大家走进剧院鲜为人知的舞台背后,揭秘大家不知道的舞台那些事儿。典雅而庄重的歌剧院,承载着歌剧、舞剧、芭蕾舞及大型文艺演出的演出职能。来这里观看演出的人,都会好奇歌剧院的舞台“魔术”,阿依达的舰船如何驶入?舞台上“上天入地”的效果如何实现?原来,观众通过18.6米宽、14米高的建筑台口看到的舞台,仅仅是歌剧院“品”字形舞台的一小部分。上至35米高的栅顶、下至27.5米深的基坑,高达62.5米,从乐池外沿到舞台底端51.34米的纵深,以及有效宽度为32.6米的主舞台和各21.6米宽的左侧台、右侧台,它们所共同构成的空间,都属于歌剧院的舞台。在如此广阔的空间中,舞台机械的作用不可小视。正是通过升降台、转台、车台、61道电动吊杆、24台自由单点吊机、78台轨道单点吊机等舞台机械,才让舞台呈现出瞬间变换的多种令人叹为观止的舞台效果!怎么样,很酷吧!(道略演艺)

  4.《从小野丽莎、李玉刚到张火丁,“相约北京”艺术节给你好看》4月25日至5月25日,由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北京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中国对外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承办的第十九届“相约北京”艺术节将如约而至。来自25个国家和地区的35个优秀艺术团体、近600位中外艺术家将带来音乐、戏剧、舞蹈、展览、艺术教育等近50场活动。本届“相约北京”艺术节继续以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及相关国家间的人文交流为主题,邀请亚洲各国优秀表演艺术团体汇聚北京。作为本届“相约北京”艺术节的重头戏,《和谐亚洲音乐会》将为艺术节启幕,音乐会以中央民族乐团为班底,邀请日本、哈萨克斯坦、越南、泰国、巴基斯坦等国艺术家联袂演出,展现亚洲音乐文明的融合发展。中央芭蕾舞团携中国香港、日本、韩国、菲律宾艺术家奉上的“亚洲芭蕾之夜”。日本著名歌手小野丽莎的爵士音乐会《午夜玫瑰》,以及多个“亚洲文化展演”系列演出,将向观众呈现亚洲民族众多、历史悠久、文化丰富、文明多样却和合共生的美好图景。艺术节期间,一系列弘扬大爱、揭示人性的艺术作品将与观众见面。李玉刚升级版诗意歌舞剧《昭君出塞》展示中国传统文化以“和”为美的历史大义,中国香港艺术家梁基爵的媒体装置音乐演出《顺时针逆行》提醒人们反省过往、不忘初衷,上海民族乐团《共同家园》借世界音乐元素有机融合阐述携手共建地球家园的美好愿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经典话剧《洋麻将》《玩偶之家》与观众共同探讨人生。5月25日,程派名家张火丁将携程派京剧《霸王别姬》亮相艺术节闭幕式。此度对梅派传统名剧《霸王别姬》的改编,是张火丁及其团队对该剧目精心打磨十年后的首度亮相。(道略演艺)

  5.《10年,剧院给重庆带来了什么》重庆日报消息,“时光易逝,10年间,我出入大剧院百余次,伦敦西区原版音乐剧《猫》、小野丽莎音乐会、杨丽萍现代舞剧《十面埋伏》,这里上演的一部部经典,为我的生活增添了更多色彩……”2019年是重庆大剧院成立的第十个年头,3月14日,大剧院的忠实观众赵艺珍在微博上发出这样的感慨。剧院,不仅是一座城市的文化地标,更是城市文化的重要载体,在影响市民文化消费理念、促进城市文明程度提升、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事实上,不仅仅是重庆大剧院,10年来,国泰艺术中心、施光南大剧院、重图剧场、涪陵大剧院等一批专业剧院的建成,为重庆带来了全新的文化气息,话剧、魔术、交响乐、音乐舞台剧等丰富多彩的文艺作品此起彼伏地上演。在一场场文化盛宴中,重庆市民的观赏习惯、审美水平也在悄然变化。检票队伍中,32岁的杨子君捧着一大束鲜花,时不时地拿出演出票,探头向重庆大剧院检票口张望。2月22日这一天,杨子君已经盼了大半年。自重庆大剧院公布,由胡歌、许晴主演的《如梦之梦》将来渝演出,每日数十次浏览大剧院的官微进行抢票,已经成为她购票成功前的日常。在家门口就能看到这部豆瓣评分9.2的优质话剧,家住渝北区双龙湖街道的杨子君,成了“胡歌粉丝群”里众人羡慕的对象。时光10年,杨子君唯有羡慕在北上广生活的朋友们。话剧、曲艺、杂技……杨子君大学时代的文化娱乐,大部分是和父母在重庆大礼堂、重庆市劳动人民文化宫等剧院里度过的。“那时候专业的剧场不多,演出场次和种类也有限,好多经典剧目都只在北上广演出。”爱好音乐剧的杨子君甚至曾打“飞的”去上海看剧。(道略演艺)

  6.《演出众筹,你还会敢吗?》众筹,一个从互联网金融领域火起来的概念,曾一度火爆市场。一时间,无论是京剧、话剧、音乐剧还是音乐人纷纷投身其中。但浮于市场表面的波涛汹涌,待风止雨停过后,却让深藏在演出众筹这一池“春水”之下的诸多弊端暴露出来。诚信问题、平台监管、市场变化使演出众筹最终更多成为了营销工具。但曾经让大量本不能成型的文艺项目得以展示在观众面前的演出众筹,又该如何在这个分秒必争的市场中获得应有的位置?当演出众筹自“众筹”的概念中剥离后,从最初的唱片制作、音乐周边,到一场演出所需的硬件设备,再到音乐人开始以众筹的方式完成一场演出,市场一度在“俯身”观察着这个新兴模式所带来的利与弊。据音乐众筹平台乐童显示,自2012年7月31日首个有关音乐的众筹项目发起后,在近七年的时间里,共有364个现场演出项目在该平台被发起,最高一笔获得了23.25万元的众筹金额。而对比年发起数量,却可以看到犹如“过山车”般的变化。2012-2013年22个、2014年67个、2015年60个、2016年118个,逐渐递增的数字在2017年戛然而止,截至目前,近三年的时间中只有97个项目被发起,还不敌2016年单年。(道略演艺)

  7.《成立仅3年的韩国戏剧制作公司是如何成功运作的?》公司通过发掘与培养更多的优秀创作人才,开创更加多样化的文化格局,为制作出最好的作品而不懈努力,并且为实现跳出韩国开垦国际市场,成为对世界文化做出贡献的公司这一目标,不断进行新的尝试与挑战。虽然成立仅有三年时间,该公司在音乐剧话剧界已占据一席之地,目前已经推出的演出有音乐剧《Interview》《Smoke》《Onceupon a time in 海云台》《兰波》以及话剧《在底层》《ART》《正义的人们》《归来》等多部作品。其中音乐剧《Interview》于2018年参与了在上海文化广场举办的韩国原创音乐剧推介会而得到国内业界许多公司的关心。同时音乐剧《Once upon a time in 海云台》《兰波》以及话剧《归来》都已签署版权合同并已在中国演出。从整体来看,除标准化的演出制作流程外,该公司还有以下三方面业务内容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据韩国最大的票务网站interpark的统计,2017年韩国共上演音乐剧2538部,除去儿童剧,原创音乐剧占据着最大的比重,可见韩国音乐剧市场,尤其是原创音乐剧的创作非常活跃,也因此竞争非常激烈。在原创音乐剧中,尤其是以中小剧场的剧目间的竞争为热,而在首尔大学路,这一汇集了数百个中小剧场的剧场聚集区,作为制作公司想要找到立足之地并生存下去并不是一个容易的课题,一个作品的失败就很有可能成为整个公司末落的导火索。在竞争环境之下,对于每一个公司来说,选择一部全新的原创作品搬上舞台,所要承担的风险都是相当巨大的。Doublek目前所制作的四部音乐剧中,除音乐剧《兰波》是和另一家音乐剧制作公司Live一起共同制作完成之外,另外三部都是由Doublek独立制作完成的,这三部作品均以先进行短时间的tryout试演,再经过一定的时间作品完善后,最后作为长期正式公演这样一种模式进行开发完成。(道略演艺)

  8.《从原版引进到自我原创,一家剧院如何提升城市文化品位?》今年是广州大剧院的歌剧“大年”,从5月到7月,《弄臣》《假面舞会》《长征》《唐璜》四部重磅歌剧将相继登场,从原版引进到联合制作,从西方百年名作到中国原创史诗,从传统经典到现代制作,从意大利语演绎到中文诠释,各有各精彩。而如此多元化的歌剧,也提升了整个城市的品位。5月8~11日,广州大剧院将迎来首个“双歌剧周”,“歌剧之王”威尔第的两部歌剧名篇将轮番登场。将于5月8、10日上演的,是三幕歌剧《弄臣》。《弄臣》于1851年首演,是威尔第创作的第16部歌剧,与《茶花女》《游吟诗人》并称为威尔第中期的三大杰作,这也是威尔第一生中最得意的作品。在西方歌剧史上,《弄臣》被公认为是经典中的经典,主人公里戈莱托更是歌剧史上最伟大的男中音角色之一。《弄臣》台本由皮阿维根据雨果的讽刺戏剧《国王寻欢作乐》改编,剧中诸多精彩唱段在世界范围内广为传唱,如脍炙人口的咏叹调《女人善变》和《亲爱的名字》,以及演绎难度极高的经典四重唱《赞美你,美丽的爱神》。今年9月,广州大剧院原创歌剧《马可·波罗》受邀为意大利的热那亚卡洛·费利切歌剧院2019~2020年演出季揭幕。而5月将把《弄臣》带上广州舞台的,正是卡洛·费利切歌剧院。该剧院是意大利十大歌剧院之一,是意大利第一家造访中国的歌剧院,1986年6月,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帕瓦罗蒂曾率该歌剧院在北京天桥剧场演出普契尼歌剧《波希米亚人》。(领艺世嘉)

  9.《整合商圈、地铁、机场资源,演艺行业如何培育市场打造新产品?》“2019上海城市文化客厅”启动仪式暨上海艺术商圈开幕演出31日在上海静安大悦城举行,当下炙手可热的力量之声组合空降现场,一首首歌唱上海的串烧快闪点燃了商圈现场的热情,“2019上海城市文化客厅”活动的序幕也由此拉开。“上海城市文化客厅”是由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上海市商务委员会、静安区人民政府、上海申通地铁集团、上海机场集团指导的以“文化+”携手商圈、地铁、机场等公共空间的品牌活动。活动推出后,上海市民将能在“上海艺术商圈”“地铁音乐角”“机场美术馆”等城市文化客厅里零距离地感受艺术的魅力。据了解“上海艺术商圈”于2017年首次推出。当年,160台节目共计536场活动吸引了近25万人次的市民参与。2018年,“上海艺术商圈”扩大覆盖面至上海15个区,600多场演出,热度持续升温。特别是周末、节假日及主题活动期间,对商场客流量、销售额等都有明显的推动效应,消费人群的粘性与体验性显著增强。今年,进入第三个年头的“上海艺术商圈”,进一步扩容和升级,构建富有人文气息的城市文化会客厅。承办方上海文广演艺集团将携手上海大剧院艺术中心、上海戏曲艺术中心等,带来超过200多个品类,延伸出超过1000台节目,并通过本市100多个商场来到上海市民身边。(领艺世嘉)

  10.《如何提升剧场文明?这位市民提了六条意见》数周前,《解放周一》头版“瞄一流 献一计 见微知著看上海”栏目曾推出《打造一流剧场,从哪些细节做起》报道,聚焦上海剧场运营背后的功夫与细节。报道见报后,市民乔先生发来他的建言。特此刊发。近年来,上海的演艺市场日益热火,可喜可贺!这离不开文化部门和各类剧场的努力与进步,也依赖于天时地利人和,国外名团纷至沓来。这样的大好形势促使上海各类剧场更要提高营运管理水平。纵观国际上各大著名剧院、一流剧场,在“以人为本、艺术至上”的宗旨之上,往往都以人性化的服务手段,全方位打造文明有礼的观剧氛围。一些做法很值得我们比较、借鉴。当代社会的剧场礼仪是在观与演相互平等的前提下逐渐完善起来的,而且一些剧场礼仪的要求会写入合同,作为法律范畴的条文,比如当剧场内的秩序影响到演员的正常演出时,会随时终止演出,等等。日本剧院高水准的剧场礼仪曾给我带来很大的触动。不仅是观众,就连演出方、剧场都相当遵守剧场礼仪,各自都有应当承担的礼仪责任。为了促进剧场礼仪的形成,有很多好的做法也可以借鉴。比如,编制形象生动、简易好懂的剧场礼仪手册,使得有章可循。严格来说,观众不只是要着装得体、观看安静、鼓掌适时,真正的“文明有礼”还包括坐姿、让座、互动、劝告、拍照、礼让宽容、进场退场、演员上台与谢幕礼仪,以及如何控制咳嗽等生理性声响、发生意外时如何应对等等。在日本一些知名剧院的大厅,始终陈列着剧场礼仪手册供观众翻阅或拿取,值得上海文化主管部门借鉴并尽早组织编制。(领艺世嘉)

责任编辑:枣庄在线

上一篇:!旅行社黑名单是怎么回事?具体内容详情一览

下一篇:【旅游快讯】微信扫码购票、3秒即可入园!清明上河园打造国内首个宋文化主题微信购票

Powerd by 枣庄在线 版权所有